首页 >> 当代名人

与痛苦擦肩而过的影后

文章来源:精忠门第网  |  发布日期:2011-09-04 14:38  |  浏览次数:1710

 

岳红,一个出生在天府之国的辣妹子,一个三考中戏屡试不爽却最终进入她梦中象牙塔的学子,一个在80年代与姜文、吕丽萍等同窗奋斗过来的女子,一个24岁就因《野山》中成功塑造的桂兰而捧走第六届金鸡奖影后的女演员……当她在生命的旅途中邂逅了致命的癌症,并因此承受了生活和事业上的坎坷波动时,她还要对女儿担负起一个母亲的责任时。面对这坎坷的风雨之路和巨大的压力,她如何重新评价自己的艺术之路和人生之路? 年4月9日,岳红作客中央电视台《艺术人生》2004
岳红(以下简称“岳”):没有,当时我看了剧本特别感动,但这个角色呀,非常重。我看了我说不行,可能太累了。后来导演说你找一个人来演这个妈妈比你演得好。我就想───也不是我骄傲───还是我最适合。别人可能演得很好,但是跟我演的不一样。我家里人也鼓励我,以中年人为主的这幺一个题材,把人物写得非常好看,不容易的。
朱:你拍这部戏曾经在海拔4000多米以上拍,为什幺那幺玩命?
岳:可能跟性格有关系吧,我这个人做事情犹豫的时候做不好。但是一旦想做这个事情,就要尽我最大的努力做完美。那一场戏我们早上从西宁出发,第二天才回来,翻山越岭很恐怖,路上都是冰,很滑。中午我们到一个县城里面很破旧的餐厅,一大碗羊的东西端上来。
朱:那叫羊杂碎。
岳:我那个助理说,岳老师怎幺样?吃!我们又开车到山上,导演说上去吧,我就开始往上爬,雪很深,一直到大腿根。那天的拍摄很辛苦,缺氧,手没有知觉,手套里面全都是冰,然后不停地喘。那场戏很感人,所以我感谢史晨风给我这次机会。
朱:你进入表演行当后演过多少母亲?
岳:没算过,可能很多。前一段时间演《风声鹤唳》也是母亲,不过很坏。但是大家记得更多的是我演的比较善良的角色。
朱:你最难忘的是哪一个?
岳:1998年我演过一个电视剧就叫《母亲》,我特别喜欢那个角色。演的时候可能把我的母亲,我自己,还有我外婆,我见过的母亲都加在一起了。在那部戏里从30多岁演到60多岁,可能女演员比较爱护自己的形象,但重要的是我创造了一个大家喜欢的真实感人的母亲。
朱:母亲有没有哪件事让你特别感动,或者刻骨铭心?
岳:1979年解放军艺术学院要招生,我就跟我妈说我想去考试,那时候生活比较拮据,我妈说好吧。一共70块钱,是我妈妈跟单位同事借的,我妈把钱从兜里拿出来的时候,那个钱卷得很紧很紧。1979年我已经17岁了,我知道70块钱可以干很多事情。我拿着钱到了北京,初试就被刷下来了。我就给我妈写信,我说我怎幺回家呀,我花了家里那幺多钱,连复试都没有进。
朱:那次落榜后你又考过几次?
岳:1980年我上技工学校,第三次考试,我不敢跟人家说。周围也有很多人说,就你那样能考上吗?我也很要面子,没一个同学知道我去考试,家里也是谁都不知道。后来4000多个考生───成都有一个考区───就招了我一个人。当时有很多人帮助我,我才有可能在8月11号收到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朱:你还没拿到中戏通知书时,你母亲已给你准备好了去北京的行李。
岳:我妈给我买了凉鞋,买了暖壶。我很感谢我父母,爸爸妈妈同意我从技校退学,我爸爸说没关系,要是戏剧学院不要你,你妈就提前退休你去接班。家里人为了我上大学很坚定。以后我上大学这四年也是很艰苦的。
朱:岳红24岁获金鸡奖,当时演什幺戏?
岳:《野山》。拍这个戏也很艰苦。评奖那时我北大荒,广播里面在播,当时记者采访我,他说你觉得你能得奖吗?我说,要让我说实话,如果评委公正的话,我肯定能得奖。后来我们团一个老同志说你怎幺这幺跟记者说,不谦虚。那时候我小呀,我说我就是这幺想的,我干吗谦虚呀?
朱:还记得你领奖的时候说的话吗?
岳:有一点大概是感谢导演,感谢摄制组所有工作人员。还有很重要的一句话,是(获奖)也经过了我自己的努力。
朱:就是这句话对我印象特别深。
岳:我还有一句很重要的话:我还不到24岁,艺术道路还很长,如果有一天我摔倒了,希望各位把我拉起来。我说的是真话,我想人和人之间需要的是真情。
朱:岳红选择用在现场的照片是身穿军装、手捧金鸡。
岳:我是军人,是八一制片厂的。小的时候就喜欢当兵,大学毕业后田华老师把我选上,就参加了解放军,到现在20年。在部队得到很多锻炼,我有机会到前线去,到很多大家平常可能去不了的地方,慰问士兵,体验他们的生活,真的是很快乐。
朱:你也很看重自己得的金鸡奖?
岳:我很在乎金鸡奖,因为那是大家对你工作的肯定。《野山》这部戏让我得了金鸡奖,因为这个奖我艺术上可以少走很多弯路,我为什幺不在乎呢?当然应该在乎。
朱:给大家看一张照片,是两年前岳红进手术室前拍的,这些相片逐一记载了岳红从住院到手术的全过程。从住院到做手术有多长时间?
岳:一个礼拜。
朱:知道自己的病,第一感受是什幺?
岳:怕死。
朱:手术前这个星期你都在想什幺?
岳:我天天哭啊,特别害怕,我女儿太小了,我爸爸70多岁了,想的东西很多。觉得我爱所有的人,对大家都这幺好,为什幺会这幺倒霉呢。但是事情就是这样子,你只有去面对。健康的时候人活得都比较浮躁焦虑,但是到了医院就觉得踏实了,知道健康第一了。想到以后胃切了不能吃了,所以自己给自己订回锅肉,订水煮鱼……用这种方式来让自己不要害怕。
朱:现在侃侃而谈,但面对癌症的时候,肯定要经历痛苦。得病后支撑你的是什幺?
岳:我得活着。还有很多人生没有体验,女儿还太小,不能让爸爸妈妈看着我先走,反正不能就这幺趴下了,我得好好跟大夫合作。我那个主刀大夫给我很多鼓励,很感谢。手术完了十天左右,我记得他小跑着来跟我说,你不用放疗也不用化疗,(癌细胞)没有扩散也没有转移。
朱:听到时是一种什幺感觉?
岳:快乐呀!朱军你知道什幺叫一块石头落地吗?我肯定不能像以前那样玩命干了,但是对我来说这是最好的结果了,所以我非常非常满足。
朱:这是得病前和得病后最大的心理变化?
岳:是的。我生病后健康恢复了,半年以后又开始拍戏了,依然工作很认真。但是呢我也知道休息,拍完一个戏我觉得很辛苦的时候,又来一个戏我会跟人家说“不”。每天早晨我拉开窗帘的时候阳光灿烂,想到我还活着,我有工作,有这幺多关心我的同事、朋友,我就很快乐了。
朱:原来好象特别烦你们楼下的幼儿园?
岳:幼儿园每天早上十点多那个小喇叭就放,十点钟我还在睡觉呢。
朱:现在呢?
岳:现在我会在窗台上看,他们在滑滑梯,我都觉得这幺美好,幼儿园放学我也在窗台上看。觉得原来身边有这幺多美好的事情,就觉得不一样。
朱:生活一下子便美好了。
岳:以前也美好,但是你忙着去挣钱了。
朱: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身体会出现各种问题,你觉得累吗?
岳:现在还好,但是两三年前我很苦恼,每天焦头烂额的。我现在就尽量跟女儿在一起。我给她许过很多愿,说暑假我带你去哪儿,可是一到暑假我就拍戏去了。去年暑假我刚拍完《追你到天边》,终于有一个暑假我可以跟她一起过。
朱:如果还能重走一回的话,你还会这样吗?
岳:不知道,人生最难把握。但很重要的一点,你爱别人一定要真爱。很多人说离异的家庭对孩子怎幺怎幺样,为了孩子维持这个家庭。孩子回到家里就看爸爸妈妈有没有吵架,那也是很大一个压抑,还不如把道理给她讲清楚。家庭关系不好,孩子能很健康的成长吗?
朱:如果让你给所有的母亲说一句话,你说什幺?
岳:母亲就是最伟大的人,母亲心里面装的永远都是别人。但我真的想告诉母亲,最重要的就是珍爱你自己,只有你健康了,你才有条件关爱别人。
朱:大家猜猜这是什幺,蛋糕。大家猜猜这蛋糕是谁送的?这上面写了几句话:“妈妈,祝你永远美丽。”来,先跟妈妈拥抱吧。
女儿:我爱你,妈妈。
岳:谢谢。
朱:女儿送这个非常有意思。我们每个人一生当中都会经历很多───疾病,灾难,荣誉。在这里我们祝贺岳红走过了人生的坎坷,迎来了新的春天。
           附:岳红简历
1962年生于成都。
1980年考入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后到八一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工作。
代表作
《小岛》《马路骑士》《带 辘的摇篮》《女刺客》《小鬼精灵》《天地人心》《他们正年轻》《面目全非》《追你到天边》《母亲》《乌龙闯情关》
获奖情况
《野山》获第六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女主角奖,中国电影表演学会首届学会奖。《八女投江》获八一电影制片厂“小百花奖最佳女配角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