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当代名人

周恩来总理的保健医生岳美中

文章来源:精忠门第网  |  发布日期:2011-09-04 14:50  |  浏览次数:4125

岳美中教授是本世纪一位成就卓越、享有盛誉的中医学家。他于1900年4月7日出生于河北省滦县小岳各庄一个农民家庭。他一生献身于中医药事业,因其医术精湛、医德高尚而深受广大患者和群众的热爱。他长期担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医疗保健任务,受到毛泽东、周恩来、叶剑英等老一辈革命家的尊敬和爱护,他还多次奉派出国参加外国领导人的治疗工作,为国家和祖国医药学赢得了荣誉。1982年5月12日病逝,享年83岁。2000年3月19日,首都中医药界、中央有关方面及各界代表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了岳美中教授诞辰100周年纪念活动。关于他的传略,大家都知道得比较多,但他与周恩来总理的深厚感情,外界却知之甚少。
(一)
岳美中最早直接接触周恩来总理是在1957年。当时,中华医学会决定组织中国医学代表团访问日本。这是建国后第一个正式访日的医学代表团,成员都是当时各学科的著名医学专家,岳美中作为唯一的中医代表参加了代表团。岳美中当时是成立不久的中医研究院内外科研究所内科副主任,对有机会出访日本,他很高兴,但参加外事活动还是第一次。那时中日两国还没建交,对如何处理各种关系,完成好出访任务,岳美中和许多团员一样心里没底。出发前,周总理和陈毅外长接见了代表团。会见时,周总理同每个人都作了交谈,并就对日本侵华战争的态度、如何把日本政府和人民分开、怎样做好民间外交等大家关心的问题作了简捷明确的交待。访日期间,岳美中按照代表团的安排,向日本医学界介绍了新中国的中医改革和中医事业发展情况,考察了日本汉方医学研究和医疗机构,结识了大冢敬节、矢数道明等一大批日本汉方医学界的朋友。这次出访前同周总理接触的时间不长,但周总理的渊博、从容、平易近人,给岳美中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1962年初,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患肾结石,一侧肾功能消失,在欧洲一个国家治疗无效,西方医学家建议将丧失功能的肾脏切除,苏加诺不同意,提出请中国的中医治疗。中国政府决定派以吴阶平为组长,方圻、岳美中、杨甲三、胡懋华等专家组成的治疗组赴印尼为苏加诺总统治疗。出访前,医疗组成员参加了周总理主持的一个宴会。宴会开始时,在吴阶平和岳美中的座位之间留出了一个位子,工作人员说,总理要来看望大家。不一会儿,周总理就过来了。他同每个成员都打过招呼后,详细讲了这次治疗任务的意义,分析了国际斗争的复杂情况和可能遇到的问题,要求大家要团结印尼的左派,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尽一切可能为总统治疗,也要多为群众服务,连从国内携带的药物、器械、注意煎药过程中的安全,都作了详细的交待。谈话中周总理问岳美中:“中医对治肾结石有些把握吧?”岳美中说:“有些办法,但对每一个人的疗效也不一样”。总理勉励大家:出去后,要大胆工作,多想办法,认真治疗。医疗组到印尼后,采取“西医诊断,中医治疗,中西医共同观察”的方式,中西医密切配合,经过4个月的治疗,取得了满意的效果。此后,1963年到1965年期间,岳美中又4次随医疗组去印尼,除继续为苏加诺总统治疗外,还按周总理“多为群众服务”的要求,诊治了101位求治的病人,都取得了很好的疗效,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苏加诺说:“这是社会主义中国中医学的奇迹”,“这说明,先进的医学不一定在西方”。
(二)
“文化大革命”开始的时候,岳美中正带领课题组在解放军三O二医院,合作进行肝病的研究。1968年5月被扣上“反动学术权威”等帽子,中断研究,抄走书物,被迫住在西苑医院紧挨厕所的一间阴湿的平房里,以古稀高龄和带病之身,一边作检查、接受批判,一边做喂羊、喂兔、搬菜、清扫厕所的劳动。当时他的心情,一方面努力适应“革命”的要求,检查和改造自己;一方面对无法从事临床和研究感到忧虑和无奈。同时,内心深处又总觉得周总理这样的领导人,了解中医学术的价值,不会忘记他们这些执着于学术和事业的老中医。后来从吴阶平同志那里知道,当时周总理确实关心着老中医,曾多次打听过岳美中的情况。
1969年8月底或9月初的一天夜里,劳累了一天的岳美中已经睡下。两位陌生人敲开房门对岳美中说:有一项任务,请您去一下。当时无衣可换,岳美中就穿着劳动的衣服被接到人民大会堂,周总理和中联部的申健同志已经在那里坐等。当周总理站起来同岳美中握手时,由于事出突然,岳美中竟好一阵子没说出话来。周总理让岳美中坐到身边,关切地问:“岳老,身体怎么样?”岳美中平静下来回答:“总理,我身体还好。”周总理说:“是啊,你比我还小两岁嘛!”岳美中说:“总理的精神也很好。”周总理一边爽朗地笑起来,一边谈起几位同龄的中央领导人的情况。最后,周总理说:“越南的胡志明主席病重,如果身体可以,想请你去一下。坐飞机还行吗?”岳美中说:“总理放心,我还行。”之后,向医院要出了几件外出用的衣服,就连夜同吴阶平等一起飞赴越南。从越南回来后,岳美中又被安排在北京饭店住了一段时间才回医院,不久就恢复了工作。十年后,岳美中在回忆这段往事时,仍然激动不已。在当时的境遇下,这是多么巨大的信任和有力的爱护啊!
70年代初,周总理访问朝鲜后,对崔庸健委员长的病很关心,派出了医疗组参加治疗。医疗组的同志出于谨慎,对重要治疗措施,先把方案发回国内,经批准后再实施治疗。周总理在一次会议上的讲话中谈到这件事,肯定了出国治疗的成绩,提出要防止“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他说医生在国外治病,先把方案发回来经批准后再施治的做法,弄不好会误事,要派更有经验、能做主的医生去。当时岳美中已经71岁,又患有糖尿病,家里人对他出国不放心。他听到这是周总理安排的任务,坚持同方圻等同志一起去了朝鲜。经过两个月的治疗,崔庸健委员长的中风先驱症有了明显好转。回京后,外交部韩念龙副部长转告说,周总理对医疗组的工作很满意,朝鲜金日成主席也写来了热情的感谢信。这次从朝鲜返回的飞机上,岳美中流了几次鼻血。他对家人说,再有任务出去,看来只能坐火车了。
(三)
1972年春节前,毛泽东主席患重病,岳美中被接到中南海,住在那里参加治疗。当时美国总统尼克松即将访华,周恩来总理十分繁忙,但一直亲自领导和组织对毛主席的治疗,经常召集医务人员分析病情,研究治疗方案,有时还亲自到主席病榻前看望守护。一天上午,周总理和邓颖超同志把岳美中和另外两位参加治疗的中医请到家里,蒲辅周老中医也被从家中接来。周总理对大家说:借这个机会请你们几位来串个门,把主席的治疗再仔细商量一下。开始周总理坐在椅子上,后来又站到离医生们近些的一个明柱旁,认真听大家讨论,并不时询问一些情况,提出一些问题,直到邓颖超同志提醒会见外宾的时间到了。周总理一边往外走,一边对大家说:主席的治疗事关重大,要十分慎重,考虑到各种情况,多想些办法。并嘱咐蒲辅周和岳美中:蒲老和岳老年纪大了,也要多注意身体。
当时,周恩来总理的身体也已经不好,几个月后发现血尿,随后诊断为膀胱癌。岳美中参加了为周总理的治疗。以后的几年中,周总理一面接受治疗,一面从事繁重的工作,还承受着江青等人的干扰、攻击、伤害造成的压力。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周总理仍然关心着岳美中等老中医。在“批儒”、“批周公”闹得最凶的时候,邓颖超同志曾经两次打电话给中医研究院的有关领导,询问岳美中和蒲辅周、王文鼎等人的情况,要求照顾好这些有贡献的老中医。1975年12月下旬,岳美中最后一次为周总理会诊。诊脉后,岳美中汇报:总理的病,主要是长期重病加劳累,体内已正气不支。周总理听后微微点头,对守候在旁的邓颖超同志说:“岳老讲的,一语破的”。看完病,岳美中刚走出病房,周总理身边一位工作人员追出来说:总理嘱咐,岳老有糖尿病,不要留他吃饭了,抓紧送回去休息。岳美中后来回忆说,当时离周总理去世只有10多天,病情已见危重,但他谈到自己的病时平静得如同讨论一件平常国事,而对别人的关心仍然是那么细致入微。
(四)
1976年1月9日早晨,岳美中正准备到北京医院检查身体,听到广播里传来周总理去世的消息。这位76岁的老人始则惊愣无语,接着跌坐在床上失声痛哭,久久不能自己。参加向总理遗体告别仪式回来后,他写了两首挽诗,其中一首是:
惊世大星陨亚东,环球唁电致哀衷。
外交永播千秋业,元辅能完绝代功。
白雪当前凝大地,丹砂无力继长风。
悲伤化作前征力,绝顶能攀矢志同。
当时诗写出后无处发表,他就抄出来,让人挂到医院悼念活动的大厅里,表达自己的哀思。周恩来去世后,岳美中长期沉浸在悲痛之中,身体状况越来越差,1978年7月在一次讲课后脑血栓发作,从此卧床不起,直到辞世。
 
20多年过去了,岳美中的女儿岳沛芬教授对笔者说:父亲在病榻上回忆往事,时而含泪凝思,时而情切语顿,时而惬意微笑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当时和现在我们都在想,象岳美中教授这样的中医学家,所以能历经坎坷而矢志不渝,为祖国医学的发展做出无愧于历史的贡献,同周恩来总理这样的领导人对他政治上的关心与爱护、事业上的信任与支持、人格上的感召与影响是分不开的。
 

                                                                              李雅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