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当代名人

我国第一位女飞行员将军岳喜翠

文章来源:精忠门第网  |  发布日期:2011-09-07 18:19  |  浏览次数:4615

2003年八一前夕,空军特级飞行员、功勋飞行员、广州军区空军副参谋长岳喜翠被授予空军少将军衔。她是从人民空军女飞行员队伍里走出来的第一位女将军,曾受到过毛泽东、周恩来、江泽民、胡锦涛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她还是“全国三八红旗手”、“中国十大女杰”,十五大、十六大中央候补委员,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等全国多家新闻媒体都报道过她的事迹。然而,这位飞天女杰却走过了怎样一条飞天路呢?
蔚蓝色的梦想
1948年12月28日,岳喜翠出生在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岳家庄一个矿工家庭。她是民族英雄岳飞的第28世后人,三支霖系后裔。五岳独尊的泰山脚下,她度过了天真烂漫的童年和立志成材的青少年时代。17岁时,她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批女飞行员,18岁进入飞行学院学习,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由于勤奋好学,刻苦训练,技术过硬,翱翔蓝天,与风云为伍至今已有38年,先后驾驶过5种飞机,安全飞行时间突破6100多个小时,在人民空军女飞行员中名列第一。
在一般人的眼里,蓝天是那么神奇,那么迷人,那么浪漫。然而,有谁知道通往蓝天的路却又是那么艰辛。在航校,岳喜翠每天都和姐妹们一道爬山、跑步、打旋梯、翻滚轮锻炼身体、学习航理,生活既紧张又艰苦,她多么盼望着早日飞向蓝天。可是,正当她在理想的航线上踌躇满志即将展翅高飞之时,全身严重风湿性关节炎无情地将她击倒在病床上,医生准备下“判决书”:要么停飞回地方,要么改行做其它工作。然而这个从不向命运低头的女性,在住院的时间里,一边温习背记航空理论,一边积极配合治疗。早晨,别人还在熟睡,她就起来长跑;平时,病友大都卧床养病,她却整天抱着书本刻苦攻关。几个月后,岳喜翠终于以惊人的毅力战胜病魔,重返蓝天,和同批姐妹一起航校毕业。1968年冬天,岳喜翠在机长带领下飞到大西北核试验基地,执行原子弹爆炸的保障任务。当她亲耳听到那巨大的爆炸声震撼戈壁,亲眼目睹翻滚的蘑菇云腾空而起,她的心里更坚定了这样一个念头:我要把翅膀练硬,为祖国的强大而飞。
1969年10月1日,岳喜翠作为空军优秀女飞行员代表应邀到北京,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国庆观礼,受到了毛泽东、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尤其令她难忘的是,周总理在中南海看望代表时,听了岳喜翠报告女飞行员的情况后语重心长地说:“你们都是军人,应该做得更好。”几十年过去了,总理亲切的话语成为她一生行为的准则。
36年来,岳喜翠先后驾驶过5种军用运输机,多次圆满完成紧急空运、科研试飞、军事演习和支援祖国建设等重大任务,安全飞行6100多小时,在我军现役女飞行员中,飞行时间和年龄是最长的。
“散花天女”
岳喜翠23岁时就当了机长,成为同批女飞行员中的首批机长。1972年8月,作为机长,岳喜翠第一次面临重大任务的考验:带机组到山东半岛执行模拟卫星观测任务。这个任务要求很高,在3000米高度飞行,投在地面的航迹误差不得超过50米。为了达到这个标准,科研部门在两个县的范围里布设了5部探照灯平行照射,给飞机指引航迹。可就在开飞的那天傍晚,气象台报告:高空侧风9米/秒,偏流比较大,还有颠簸,不利于保持航迹和飞机状态。几个部门研究,最后决定,飞不飞由机长定。岳喜翠和机组人员仔细计算了有关数据,果断下定决心:飞!一上去就是3个多小时候,岳喜翠驾驶飞机准确保持各种数据、严格保持状态,一次又一次进入探照灯指示的各条航迹线。飞行归来,科研人员高兴极了:“机长,这太符合要求了,有效率比预计的还高。”两个月里,岳喜翠机组夜间飞行达60个小时,圆满完成了任务。从此,岳喜翠经常带机组外出执行任务。一般情况下机组男同志多,女飞行员少,但岳喜翠认为,离地三尺不分男女,上了飞机都应该一样。女飞行员不能当花瓶摆,要和男同志一样勇当“蓝天突击手”。
1978年冬,天山南北严重干旱,200多万亩小麦急需大雪覆盖,400多万头牲畜急需水源。国家气象局决定:在新疆进行我国首次大面积飞机人工降雪试验。
在天山一带飞行,地形复杂,气侯恶劣,降雪又要专找复杂天气才有效,这种任务担有较大风险。首长又把这一艰巨任务交给了岳喜翠。岳喜翠接到命令后,一种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在她心中升腾,养兵千日,用兵一日,现在正是人民需要我们的时候。
11月28日,她们终于等来第一个适合降雪的天气。凌晨时分,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岳喜翠率机组冒着摄氏零下20多度的严寒登上飞机。当她加大油门滑跑增速、飞机即将离陆时,驾驶舱挡风玻璃一下子被冰霜糊住了。顿时前方什么也看不清。这种情况她以往从未遇到过。如果停止起飞,收油门、减速度是举手之劳,可方向很难保持,危险很大;如果继续起飞,没离地面就看不到外面,怎么操纵飞机?情况紧急,不容迟疑。岳喜翠双手握紧驾驶杆,视线提前转到仪表板,凭着仪表指示和机轮在地面摩擦的感觉操纵飞机离开地面。
飞机沿天山北麓飞向作业云层。“开始作业!”随着一声令下,机组人员不失时机地纷纷将一袋袋催化剂通过专门装置撒向云端。刹时,云层在催化剂作用下,由白变成墨蓝色,翻滚加剧,起伏如潮。
在云层中飞行,飞机颠簸得越来越厉害,岳喜翠和机组人员恶心难耐,呕吐不止,但她手不离杆,脚不离舵,娴熟地操纵着飞机在云层中来回耕梨。突然,耳机里陆续传来惊喜的呼叫:“下雪了!”岳喜翠放眼舱外,只见漫天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地飘向大地。
11月29日,新华社发出电讯:“昨天,我国首次大面积飞机人工降雪试验取得圆满成功。”天山南北,银装素裹。这一年,岳喜翠机组在新疆3个月,飞行120个小时,成功降雪十几场,有效解除了旱情,保证了冬小麦和牲畜安全过冬。新疆自治区政府将写有“雄鹰腾空催瑞雪,银装素裹兆丰年”的锦旗赠送给机组,机组荣立集体二等功。
从那时起,岳喜翠连年奉命执行人工降雨降雪任务,被各族群众誉为“散花天女”。
生死考验
飞行是勇敢者的事业。为了飞行,岳喜翠的飞行姐妹中,先后有几名同志血洒蓝天。在岳喜翠漫长的飞行生涯中,也多次经历生死考验,对此,她尤为坦然。她常说,革命军人要经得起生死考验。
1987年底的一天,岳喜翠带领机组在前线紧急空运执行作战任务的人员和物资,当飞机飞行在5400米高空时,突然左发动机停车了,失去了一半动力的飞机顿时偏转、倾斜、速度减慢、高度急剧下降。机翼下是海拔3000多米的崇山峻岭。危急关头,岳喜翠异常清醒地意识到身为一个老飞行员肩上担子有多重。她沉着冷静、准确果断地下达了一连串重新开车的各种口令,终于启动成功。
有一年的一天晚上,岳喜翠驾机执行专机任务。飞机上乘坐着十几位到部队检查工作的首长。飞机飞越山区时,地区性的雷雨突然包围上来,岳喜翠驾驶的飞机就像进入了高炮阵地。上面是雷雨、下面是山,飞机被迫压在中间。岳喜翠为首长的安全出了一身汗她发动机组人员仔细寻找突围方向,当发现左前方两块云团还没有安全合拢时,当机立断驾机钻了过去。风挡上一道道闪电,雨打得飞机叭叭作响。经过半小时的搏击,终于冒着大雨成功降落到跑道上。等待首长检阅的部队整整齐齐列队停机坪,首长在雨中激动地对部队说:“今天晚上,空中和地面的部队,都是经得起检查和考验的”。
几十年来,岳喜翠以超人的胆识和过硬的本领,多次正确处置各种空中特情,保证了安全,为党和人民做出了突出贡献。
荣誉属于集体
1991年12月,岳喜翠由一名普通飞行员走了航空兵某师政治部副主任领导岗位,1994年8月,晋升为该师副师长,成为我国第一个女飞行副师长。之后,又晋升为广空参谋长助理、广空副参谋长等领导职务。
在岳喜翠眼里,领导职务变动是组织对自己的信任,是组织给自己多做工作的机会。变换一次职务,就像改装一次新型飞机一样,惟有不懈学习和努力,才能担得起担子和责任。为此,走上领导岗位的岳喜翠十分冷静十分清醒地给自己约法三章:不把荣誉当资本、不把职务当特权、不忘密切联系群众。她依然像从前一样,心系部队、心系蓝天、心系她所挚爱的事业……
1993年5月,第一届东亚运动会在上海举办,国家主席江泽民、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要出席隆重的开幕式。但气象部门预报开幕时的天气不太好,中科院和上海有关部门请求空军派飞机消云,以保证开幕时不下雨。经验丰富的岳喜翠又一次披挂出征。她带领3架飞机飞赴申城,圆满完成我国首次人工消雨试验,保证了东亚运动会如期举行。
1993年8月,解放军在某地举行了一场以现代战争为背景的诸兵种合成作战演习。岳喜翠以政工负责人和九机编队机群三中队长机的双重身份参加了演习。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她一方面将深入细致的政治思想工作做到训练第一线,保证了参训人员在近似实战的艰苦条件下,始终保持旺盛的斗志和高昂的士气。另一方面,她积极协助师领导,组织部队开展战前练兵。演习中,所在机群以“准时到达误差0秒,空降半径误差0米”两个5分,上交了优异的答卷。并以编队飞行3300米云上集合解散,云上推测空降等复杂条件飞行的新记录,开创了我军运输航空兵部队训练史上高难战术课目的先例。
1994年,岳喜翠走上副师长领导岗位已是46岁。此时,又一次严峻的考验在等待着她,所在部队装备了我军最先进的大型运输机。为缩短改装时间,她提前开始了自学。从别人那里借来一大摞该型飞机的资料,利用每天早上和晚上的时间,抓紧学习,强化记忆。整整一个夏天,她硬是将借来的资料,装入头脑之中。正式参加改装时,她经过教员短时间授课,便熟练地掌握了所改装机型的各方面原理。航理考试和模拟机训练,均获得优异成绩。岳喜翠再次拿到了蓝天“通行证”,成为我军最先进大型运输机的首批女机长。岳喜翠驾驶大型飞机,上高原、涉长途,50多次飞进西藏执行任务,多次到大西北从事科研工作。
1996年以来,岳喜翠连续5年奉命率机组执行神舟号载人飞船返回舱模型的高空空投试飞。高空重物空投,在我国没有先例。空投试验飞行,是在一万米高空,解除后舱密封,打开大门的情况下进行的,飞机重心的变化从前极限到后极限,飞机向上仰起的角度达到临界状态,速度也接近最小,如何操作这是飞行手册上没有的,国外专家不教的,风险很大。后舱人员暴露在零下40-50度的低温和低气压及严重缺氧的条件下进行操作,他们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岳喜翠与机组人员在充分论证的基础上,经过多次试飞取得了可靠的数据,并经过多方配合,终于依靠我们自己的智慧和力量,不断攻克这一道道重大技术难关,高空重物空投取得圆满成功。1999年11月20日,岳喜翠目睹了“神舟一号”飞船成功发射和回收的全过程。正是因为这个任务的需要,空军特别批准岳喜翠从50岁最高飞行年限延续飞到了53岁。
岳喜翠走上军区空军副参谋长领导岗位后,在军区空军党委、首长的关怀和指导下,经过自己的努力,很快进入了角色。两年多来,在指挥所担负战勤值班中果断处理了多起空中情况,保证了战备空防安全。司令部所属部队点多面广,有些驻守在边防艰苦地区,为提高部队全面建设水平,履行“打得赢”和“不变质”的历史使命,岳喜翠着眼世界军事变革的新形势,积极探索治军特点和规律,经常带机关工作组上山、上岛、走边防,深入基层调研,与官兵实行“五同”,发现解决基层实际问题和困难,以务实谦恭的作风赢得了部队官兵的欢迎。她注意突出抓好干部的管理和指挥能力,突出抓好部队战备训练和战勤保障工作。艰辛付出,必有收获,所属基层单位整体建设水平上了新台阶;两年来,所属单位代表军区空军参加空军组织的比武均取得第一名的优异成绩,特别是去年所属部队参加空军专业比武,一举夺得军空比武团体第一、8个单项中5个第一、2个第二、1个第三的优异成绩。岳喜翠为部队取得的成绩而感到由衷的高兴。每当有人谈起这些,她总深有感触地说:在领导岗位上就要经受锻练、接受考验,要把职责看成是一种责任,一种使命,只有这样,才会倍加珍惜组织给予的工作机会,才会真正做到上不愧组织、下不愧官兵。
官兵的好大姐  丈夫儿子心中的“标杆”
岳喜翠巾帼不让须眉,叱咤云天一代英豪,既是一名领导,又是一名飞行员,肩膀上承担着双倍重负,是有口皆碑的“领头雁”。但在官兵的心目中,她还是一位“好大姐”;在家里,她也称得上贤妻良母,她是丈夫儿子心目中的“标杆。”
岳喜翠担任广空运输航空兵某师政治部副主任时,已年满43岁。她深信,一个政工领导,只要时时处处为官兵为部队建设着想,就一定能履行好自己的职责。担任副主任3年,岳喜翠连续3年在春节来临之际,放弃与家人团聚的机会,率领师业余文艺演出小分队,深入到全师所有小、远、散台站慰问;担任副主任3年,她每年下基层都在120天以上,每年与官兵交心谈心多达百余人次,还热心为官兵排忧解难。官兵们说:“岳副主任当官不像官,是我们信得过的‘好大姐’”。
1992年1月,与岳喜翠同批入伍的女飞行员、党的十二大代表张文秀不幸身患绝症住进了医院。在住院治疗3个多月的时间里,岳喜翠经常利用休息时间前往医院看望照顾,鼓励张文秀要树立起战胜疾病、重返蓝天的信心。她经常给张文秀送去亲手包的鲜肉饺子、刚上市的水果,还细心周到地为张文秀喂饭、梳头、洗脸、擦身子和换洗衣服。张文秀多次流下激动的泪水:“喜翠,你待我比亲姐妹还亲!”张文秀病逝后,岳喜翠又亲手将她和同批姐妹为张文秀缝制的寿衣一件一件给张文秀穿上,并亲自将张文秀的遗体抬上灵车,护送到殡仪馆。
1999年底,岳喜翠负责所属部队某飞行团和场站退伍老兵的复退工作。身为副师长的岳喜翠深入到每一个连队,与每一个退伍老兵都进行了座谈。老兵离队,不管是深夜还是凌晨,不管是走一批还是走一人,岳喜翠都要亲自送上车。团站领导担心她累病了,一再劝她别送,她说:“战士们当兵4年,把自己的青春年华都奉献给了部队,如今退伍了,我不去送一送,情理不容啊!”100多个退伍老兵,人人都为岳喜翠的一片真情所感动,临别时,他们无一例外地请岳喜翠为他们题了词,签了名。
岳喜翠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幸福家庭。她与丈夫聂传春同年出生,同年入伍,又是中学同班同学。1975年,儿子聂鹏出生后,他们一家三口,天各一方。岳喜翠在运输机部队,聂传春在歼击机部队,结婚20多年来夫妻俩大部分时间,过的是牛郎织女的生活。1991年聂传春转业到地方后,才有了一个安定的家。
这些年来,她每次外出,走前都要把丈夫和儿子换下的衣服洗干净,把冰箱的菜买好放满,把他们要用的物品准备好,并列出清单,排好顺序,还免不了叮嘱了又叮嘱。1990年春节刚过,聂传春关节炎突然疼痛难忍。她陪丈夫去医院治疗,症状稍有减轻,这时来了飞行任务。走前,她为丈夫去医院治疗,症状稍有减轻,这时来了飞行任务。走前,她为丈夫准备吃和用的东西,又要列清单。岳喜翠体贴丈夫,情深意厚。她是一位贤惠的妻子,也是一位慈祥的母亲。她常说,她的地位和荣誉,是党和人民给的,她不过是普通一兵的代表。岳喜翠的丈夫和儿子十分理解和体贴岳喜翠,爷俩私下里还订下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只能给岳喜翠争光,不能给岳喜翠抹黑。
今年55岁的蓝天骄女,自17岁开始飞行,搏击云天38年。虽38年与风云为伍,但她对蓝天依然是一往情深:“每当我手握驾驶杆,端坐在机舱,望着洁白的云,蓝蓝的天,心中就感到十分快慰。如果人生能有再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选择飞行!”。
 
 
                         藏运来 岳瑞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