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副刊

贪官作秀面面观

文章来源:精忠门第网  |  发布日期:2013-01-05 16:01  |  浏览次数:1572

一些大大小小的贪官们,时不时地要表演一把、“作秀”一番:明明是视钱如命、贪得无厌,却要装成超凡脱俗、两袖清风;明明是好色之徒、男盗女娼,却要装成正人君子、道貌岸然;明明是巧取豪夺、中饱私囊,却要装成正直无私、清正廉明……揭示一下贪官的作秀伎俩,对我们认识其“庐山真面目”、揭露其腐败行为,不无裨益。
信誓旦旦”型:江苏省邳州市原市委书记邢党婴受贿案发生后,省纪委和组织部派人找他谈话,要求他如实说清问题,可邢把胸口拍得山响:我绝对没有收过人家送来的钱。他还在会上声称:“现在省里根据人民来信在调查揭发我的经济问题,请大家放心,我是经得起调查的。我从来不收别人的钱,我已上交了9万多元。我想,他们最后一定会查出个廉洁奉公的干部来!”福建省上杭县原女副县长罗凤群的“表演”更绝:“我若贪污一分钱,就将我开除党籍;我若受贿一分钱,就将我枪毙,并可一直枪毙到我的孙子。”而事后查明,罗凤群共受贿人民币20.3万元。按她当初在生活会上的上述发言,真不知该“枪毙”多少次。
  “大言不惭”型:有些贪官大言不惭,逢会必讲廉政,遇人常谈拒腐,竭力塑造自己清廉、反贪的形象。中央电视台1994年夏拍摄《东方之子——成克杰》时,成克杰面对镜头装出一副悲天悯人、忧国忧民的样子,声泪俱下地说:“看到灾区人民受苦受难,我真不好受呀!这些人也是爹妈生的,也是有血有肉啊,我也是爹妈生的,也是有血有肉。他们好苦呀!”又慷慨激昂地说:“我要书写一些老百姓永远不会忘怀,认为我没有偷懒,正在努力为他们作贡献的历史,当然我绝不会书写相反的历史。”然而,就是这位“一心为民、无私奉献”,誓死要书写让老百姓永不忘怀的贡献史的“好官”,五年后,竟稳稳地坐上了“中华第一贪”的交椅。为此,央视特又为其制作专题片——《成克杰的毁灭轨迹》,记录下他与情妇沆瀣一气、狼狈为奸、鲸吞民脂民膏的贪污腐败史。前后对照,虽感滑稽可笑,但也不能不为他的精彩表演所“折服”。
  “清贫穷酸”型:有的贪官衣着朴素,举止“老土”,把穷酸当保护色,以节俭作遮阳伞,大贪若廉。被称为“廉政局长”的武汉市市政建设管理局局长明九斤有着众多“廉政轶事”:穿廉价的衣服,袜子上甚至还有窟窿;他明令禁止干部在外就餐,自己也尽量赶回单位吃饭;他对亲戚朋友“铁面无私”,弟弟、妹妹都下岗了,弟弟拉人力三轮车,妹妹帮人守摊。然而,暗地里明九斤却利用职务之便,受贿47万元。陕西省宝鸡市原公安局长范太民,经常脚穿解放胶鞋,身背绿色挎包,被人们称为“挎包局长”,只因窃贼多次光顾才露出贪官嘴脸。
  “小廉大贪”型:看不上眼的贿赂不收,动不了心的礼物上交,否则就会小不忍则乱大谋,小不廉则碍大贪。四川省交通厅原厅长刘中山,在本地以“清廉”著称。一次,某公司送给他100万元,他专门让厅纪委和保卫处将这百万贿赂退了回去。还有几次他让门卫把前来行贿者轰出大门,从此他得了个“廉政厅长”的好声誉。然而当检察机关搜查刘家住宅时,大家都惊呆了,这座豪宅里不仅停有一辆价值140万元的奔驰,而且财产总额已经超过了1300万元!
  “慷慨自诩”型:一些贪官热衷于开会作报告,上广播电视做访谈,在报刊上登文章,把自己标榜成反腐倡廉的英雄。前面说过的邢党婴还曾在市委民主生活会上津津有味地介绍自己如何抵制“逢年过节送钱”这一腐败现象的“经验”:“我对过节行贿的处理办法:一是躲,二是拒,三是退,四是交。”他也真上交给组织9万元,成为名声在外的“廉洁干部”。可判决书上写着:邢党婴因先后收受贿赂35起计31.2万元被判刑。当然,他上交的那9万多元并不包括在内。就是这样一个贪官,竟敢在全市大会上多次大言不惭地称自己是一个不贪钱、不贪权、不贪色的“三不贪”干部。
  “涂脂抹粉”型:一些贪官为了伪装自己,不惜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方法、力量,来为自己“歌功颂德”。广西钦州市交警支队原副队长兼市公安局机动车检测中心主任黄祥欢,靠走私、贪污受贿获赃款1200万元。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他竟花费百万余元买通部分媒体,使自己的名字频频见诸报刊,大肆自吹自擂。河南灵宝市地税局原副局长卫建设“歌颂术”的工夫做得更加到位,这样一个受贿160万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达300万元的大贪官,却恬不知耻地让人“以他为原型”,编造了一个催人泪下的小品《稽查局长》,说是一个税务局长勤奋工作,身患重病,因清正廉洁而无钱治病,女儿为治他的病到处去捡易拉罐卖了70余元,结果还捐给了希望工程……真是无耻至极!
  “荣誉贴金”型:有不少贪官,拥有各种荣誉,笼罩着耀眼的光环,使人真假莫辨。湖南涟源钢铁厂原厂长、总经理宋焕威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全国有杰出贡献的优秀中青年专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还是湖南省八届人大代表,荣誉一大堆,但在这许多荣誉的后面,他却做出了非法收受贿赂310万元的不法之举。前面提到的河南省灵宝市地税局原副局长卫建设,竟是连续十余年的优秀党员、先进工作者。这些贪官们在“荣誉”这把“红伞”的遮掩下,吃个了脑满肠肥。这一招绝、险、狠,颇具保护功能。
  “附庸风雅”型:胡长清把自己“秀”成一个文化人,在办公室里自书一幅“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悬挂起来装点门面;四川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原局长李太银,他不但发表了《碑魂》、《梦魇》等长篇反腐小说,而且发明了“10-1=0”的廉政公式,即“我们哪怕用十分之一的权力谋私,就会丧失全部的威信”,俨然一副清官模样;曾任深圳市宝安区区委书记的虞德海喜欢读书,爱好填词绘画,在几次美术作品展览会上,都有他画的荷花,暗示自己是“出污泥而不染”的君子;浙江省海宁市原副市长马继国不喝酒、不抽烟、不好色,只有收藏名人字画、古玩和瓷器的“爱好”。然而,正是这种“爱好”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看准空子,用古玩、字画等打通行贿之门,并与之成为“朋友”。
循规蹈矩”型:广西壮族自治区原常务副主席刘知炳,在大多数人眼里是一位行事低调、做事谨慎、很讲“规矩”的人。不仅如此,他还利用各种场合不失时机地教育下属或新提拔上来的年轻干部,告诫他们不该要的财物一律不能碰。而且,刘知炳平时衣着朴实,不讲排场,没有架子,总摆出一副体恤下级的谦和态度,同上下级的关系也处理得不错。若不是震惊全国的柳州骗税案牵涉到他的女儿,进而涉及他,人们怎么也不会相信,他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腐败分子。
 “勤政爱民”型:典型代表又是胡长清。他在位期间每次回老家,都不带随从,坐的是普通型的桑塔纳轿车,总是摆出一副平易近人、清正廉洁的样子,既不抽烟又不喝酒。每次到乡下老岳父家,总喜欢到附近的村民家里去走走,他会到地上满是鸡屎的村民家里去喝茶,也会抱起满身泥土的孩子去亲脸……他这一番廉洁亲民的行动,感动得村民们连呼他是清官,他的亲属也莫不以有他这样的清官而自豪。可是朴实、厚道的百姓们又哪里知道,他们眼里的清官在担任江西省副省长期间,平均每月受贿33万元,平均每天收受的贿赂相当于江西省5个农民一年的收入!
  “贼喊捉贼”型:自己屁股下有屎,却捏着鼻子蹙着眉头大声喊臭,自己在巧取豪夺大饱私囊,却追查、甚至诬陷人家贪污腐败。自称穿防弹衣反腐轰动一时的福建省连江县原县委书记黄金高即属此类。2004年8月他斗胆向人民网投稿,人民网发表了他的文章《防弹衣为何穿了6年》。文章发表后,引得舆论一片哗然。黄金高这位官场老手,不仅博得了人民的同情,同时还赚了个“清官”的美名,成了反腐斗士的典型。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就是这个“防弹衣书记”,事后发现“万言书”竟是由枪手代劳,后又被控涉嫌受贿500余万元,包养4个情妇,其作秀的好戏以被公诉而尴尬谢幕。
贪官们如此潇洒的作秀,是对我们一些地方组织部门的讽刺,其危害甚大:一是容易混淆视听,给组织部门选拔任用干部造成错觉。贪官们装模作样,或进行看似真诚的表白、或故作惊人之举,极力把自己装扮得比谁都忧国忧民、废寝忘食、清正廉洁,目的无非是给自己赢得个好口碑,多拉到几张选票。二是给纪检监察机关和反贪部门查处带来了难度。许多贪官利用作秀在干部群众中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当纪检监察机关和反贪部门进行查处时,一些不明真相的干部群众采取不配合、不支持的态度,有的还出面替腐败分子担保。三是扰乱了人们对是与非的判断,容易导致广大群众对党员干部队伍的整体不信任,从而使得社会道德规范整体滑坡。在反腐败的实际工作中,我们发现,现在挖出来的贪官,几乎个个都在作秀,为什么他们敢于一边搞腐败,一边当“清官”,而且肆无忌惮、不知廉耻呢?这也说明了他们做官做人的道德底线已经看不见了,他们对于学习的那些理论自己根本不信,他们把人民给予的权力用来“玩”,在他们眼中,人民群众就是群氓,可以愚弄也可以欺骗。对于这种贪官,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坚决揪出来,将他们送上历史的审判台!
 
(稿件来源:中国法制报)
 
                                                                                                                    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