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史海钩沉

秦桧等人长跪处应有赵构的“一席之地”

文章来源:精忠门第网  |  发布日期:2011-07-21 19:53  |  浏览次数:3589

       民族英雄岳飞遇难距今已有800多年了。由于他坚持正义斗争、坚决反对投降,把毕生的精力以至于宝贵的生命献给了反对民族压迫和掠夺的正义事业,代表了广大人民的利益和愿望;由于他立志报国仇、雪国耻,驰骋疆场以及他质朴的生活作风,高风亮节的美德,把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发扬到一个光辉的高度。所以,岳飞生前便受到广大人民的拥护和爱戴,特别是他遭到赵构、秦桧之流以“莫须有”罪名杀害之后,虽南宋王朝压制对岳飞的悼念。但广大人民仍以多种形式秘密祀礼岳飞。从明代开始,全国许多地方便修建岳飞庙以寄托广大人民的无限崇敬、怀念之情。但是,人们在缅怀英雄之时往往情自不禁地联想到残害岳飞的一伙奸佞。所以,杭州岳飞墓庙在明朝天顺年间(1475—1464年)同知马伟修葺之,取所植桧树干为二,号为分尸桧。正德八年(1513年),都指挥李隆范铸铁为桧、桧妻王氏及万俟卨之像,反剪而跪墓前。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按察副使范来,增加了张俊的跪像。汤阴岳庙建于明景泰元年(1450年)春,正德年间又增铸秦桧、王氏、万俟卨、张俊、王俊五具跪像,面对岳飞跪于山门之下。
仅就这两处目前规模较大、保存最完整的岳飞纪念建筑群而言,笔者认为,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来看,需要再增加一个真实的历史内容——岳飞塑像的脚下、墓前应给赵构“一席之地”,让其也长跪“阶下”、墓前。本篇小文提出这一观点,其主要理由有以下三点:


  一、 同秦桧等人跪在一起,罪有应得


       杭州岳飞、岳云墓前跪着秦桧、王氏、万俟卨、张俊四人;汤阴岳飞庙山门下除跪着以上四人外,还有一个王俊。
  众所周知,秦桧,力主和议,诛锄主战派,特别是预谋迫害岳飞罗列罪名,充当了赵构杀害岳飞的主要帮凶。该跪!
        王氏,阴狠险毒,在秦桧搞不到为岳飞定案的供词而焦急万分时提醒秦桧“捉虎易,放虎难也!”致使秦桧谋杀岳飞的决心下定。该跪!
  万俟卨,心狠手辣,因为岳飞鄙弃他的为人,所以对岳飞早已怀恨在心。接办岳飞案后,逼迫岳飞自诬,秉承张俊、秦桧旨意,加罪于岳飞,置岳飞父子和张宪于死地。该跪!
张俊,虽早期抗金有功,但后追随秦桧,力主和议,并秉承秦桧意旨,积极陷害岳飞。该跪!
王俊,由于他专事搏击,坑害无辜,军中落一“王雕儿”绰号。编入岳家军后,寸功未立,一官未升,对岳飞素有嫌怨。秦桧、张俊以优赏收买其后,以《告首状》诬告张宪反岳飞军。凭此状将岳云、张宪逮捕,又将岳飞下狱。该跪!
       赵构即位后,对金人一贯求和,宠信投降派,加害抗战派。长期以来想作为金国的藩属,苟安于东南半壁的罪恶生涯,拙文不再赘述。仅就其作为南宋的最高统治者,在谋害岳飞的这场千古奇冤大案中,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史书及当今专家、学者已有大量记载和著述。仅手头有限的资料摘录一二,以佐证此案。
  赵构、秦桧一伙民族败类,为了得到能直接统治东南半壁疆土,直接压榨东南半壁广大人民的权力,奴颜婢膝的获取主子欢心。为了议和,赵构先后数次派人投书于金兀术。在赵构得知兀术来信中:“尔朝夕以和请,而岳飞方为河北图,且杀吾婿。不可以不报。必杀岳飞,而后和可成也”的条件之后,一个不管丧失几多人民、土地、主权为代价,以求拜倒在金人脚下的丧权辱国君主,何惜一员将帅?何惜一个阻挡和议的岳飞?所以,在秦桧、张俊等一伙败类编造谣言,陷害岳飞等人的过程中,赵构闻知,也不过只是表示一下‘惊骇’而已,也并无要加制止之意;再以后,则更是听任秦桧去干,并不稍持异议。”
  宋廷设置诏狱,审讯岳飞。御史中丞何铸听到岳飞言之有理,持之有故的辩白,对此案便产生疑意。特别是看到岳飞背上深嵌肌肤刺下的“尽忠报国”四个大字,便对岳飞肃然起敬。为此,何铸“便去见秦桧,力辩岳飞无辜。秦桧很不高兴,向他透露底蕴说:“此上意也!”何铸说:“铸岂为区区一岳飞者,强敌未灭,无故戳一大将失士卒心,非社稷之长计。”秦桧理屈词穷,奏请高宗改命万俟卨为御史中丞。继续审理此案。“此上意也!”秦桧招出了后台,足以证明这场冤案乃为赵构所制造。即便是秦桧假冒圣意,以此制何铸。然何铸不愿奉命时,秦桧奏请赵构改命万俟卨主审岳飞狱案。何铸又被赵构“命之出疆”,赵构的用心不是很清楚了吗?
  “岳飞的冤狱迟迟不决,眼看已到岁末,高宗和秦桧为欢度新春向金朝献媚,再也等不及了。十二月二十九日,万俟卨等通过秦桧,匆匆上报一个奏状,提出将岳飞处斩刑,张宪处绞刑,岳云处徒刑,请高宗“裁断”。高宗当即批示:“岳飞特赐死。张宪、岳云依军法施行。令杨沂中监斩。”万俟卨和秦桧未断岳云死刑,尚不能满足这个独夫民贼的意。”简短几段摘录,足以勾划出赵构在谋害岳飞的这场千古奇冤中的面目。笔者认为:这个罪魁祸首,更该跪!


  二、赵构未能同秦桧等人跪在一起,是历史的局限所致。


       众所周知,中国的封建社会延续之长,堪称世界各国之最。历代封建统治者,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向广大人民灌输皇帝至高无上,一贯正确的思想来桎梏人民。历代封建主义的卫道士们一面唯命是从地拜倒在封建统治者脚下,一面大力宣扬“愚忠”的道德观,进而愚弄广大人民。清朝乾隆皇帝为汤阴之王(姬昌)庙的题词中有这么一句:“天王圣明?罪当诛”。一语道破了机关。在评价岳飞时,乾隆又说:‘知有群而不知有身,知有君命而不知惜已命。知班师必为秦桧害,而君命在身,不敢久握重权于封疆之外”。乾隆违背事实地树立忠君道德的楷模。
  打开中国的历史,反贪官而不反皇帝的史实资料屡见不鲜(历代如火如荼的农民起义要推翻皇权的也层出不穷。应当别论。)就岳飞惨遭杀害而言。“南宋的史家在当时封建专制势力的压制下,只有归罪于秦桧说:“秦桧欲诛岳飞,……乃送岳飞父子于大理狱”。人们把罪责全推到秦桧头上,而开脱了赵构。岳珂所著的《金佗粹编》中,同样受到历史的局限,回避岳飞同赵构的矛盾。为祖父在南宋政权下得到平反昭雪,唯心地歪曲了某些历史真相。加之后世的戏剧小说、评话,特别是清代钱彩的《说岳全传》等,把岳飞塑造成“愚忠”的形象,致使赵构逃脱了应得的惩罚。


  三、让赵构同秦桧等人跪在一起,符合广大人民的心愿和要求。


        赵构惨害岳飞的事实,尽管当时受到历史条件的限制,不能也不敢公开指控赵构为罪魁,但广大人民心中是一清二楚的。把罪过一古脑儿加在秦桧头上,也包含着人民对赵构的发泄。隔朝换代后,不少文人墨客,就直截了当地揭露了赵构投降误国的真面目。元代诗人的七律“南渡君臣轻社稷,中原父老望旌旗”。一句,揭露了赵构误国的罪责。明代文征明《满江红》词中“笑区区一桧亦何能,逢其欲!”一句点破了罪魁究意是谁!明代大学士杨一清的七律中“十二金牌出帝昏,虏人犹避岳家军。奸臣佑贼心先死,弱主忘家国遂分……所指更加明了。明代郑之民的词中,道出赵构在谋杀岳飞冤案中有不能推卸的罪责:“铁骑长驱乘胜日,金酋悔祸欲归时。功高自昔多生忌,矫诏谁云帝不知?将军抗疏言恢复,高宗赐诏欲乘时。如何甘受秦奸弄,忘却亲仇统不知。”明代万历年间,监察御史龚文选在《吊岳飞》词中,同样疾呼:“赵家南渡祚如系,况复清衣沙漠时。十二金牌一日出,高宗安得说不知。”历代文人墨客的呼声,受历史的局限,未能如愿以偿。遗憾!
  笔者从事岳飞纪念馆的管理工作,已八年有余。在接待数百万各界人士中,听到不少这样的建议,有些甚至是直率的批评。每年接待十多万青少年学生和解放军战士,当他们看到五跪像的丑恶嘴脸。听到讲解员讲述他们惨害岳飞的罪恶行径时,他们往往发问:“高宗对秦桧等人杀害岳飞是什么态度?王氏因为一句恶言还长跪于岳飞脚下,(当然他们并不是讲王氏不该跪。)而赵构为什么不跪在这里?”

       在接待广东省文史馆馆员、书法家秦鄂生老先生时,他语重心长地说:“我提两点建议:一是汤阴岳庙应有岳母的形象,中国历史上正因为有岳母这样一位伟大的母性,造就了一位伟大的英雄。应以此对广大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此建议我们经呈报省文化厅、国家文化部批准,改“寝殿”为“贤母祠”加塑“岳母刺字”组像)。二是尊重历史的真实,让谋害岳飞的元凶赵构,也长跪于岳飞脚下,让历史的悲剧不再重演。”比利时驻华大使馆文化参赞麦德文夫妇,在离任返国、途经岳飞庙观后说:“我们在中国多年,也研读了中国的历史,赵构为什么总受到庇护?千古罪人赵构,你们为什么不让他跪在这里(指岳庙山门阶下)?当代学者周振甫先生在给岳飞纪念馆题写的七律中写到:”一身系国安危者,千载如公有几人。南渡君臣甘屈辱,中原父老痛沉沦。高宗倘不属公狗,贼相何能触逆麟。父子沉冤虽可雪,临风瞻仰总沾巾。”诸如此类的呼声和批评,举不胜举,综上简短陈述,不免使笔者想到:在当今实事求是的党风、民风、国情中。我们这一代人有责任将前人的夙愿变为现实。更应该还历史的真实面目,在秦桧等人长跪的地方,还“一席之地”给赵构。让其遗臭万世,永遭人民的唾骂!
 

                                    王春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