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副刊

绝望中何以屡屡重生

文章来源:精忠门第网  |  发布日期:2013-09-08 17:39  |  浏览次数:1130

       那日,在首都等候高铁的时间,逛车站内的书吧时,《绝望锻炼了我——朴槿惠自传》一下子攫住了我,我随即将之收入行囊。几乎是一口气将之读完的时候,我发现已任韩国总统的朴槿惠,不仅对韩国,对朝鲜半岛,对亚洲,对全人类的目光都是充满了慈善与爱怜的。同时,有两个问题在我的脑际萦绕,她如何能在多次的绝望中重生?当总统是她的人生的终极目标吗?

       朴槿惠度过比死还要痛苦的时刻,是她痛失母亲(被人刺杀)后的第五年,即1979年10月26日,她那当了十八年总统的父亲,也遇刺身亡了。寒意袭来,全身颤抖。这种人生的大绝望,非有经历,谁能体会。年界三十,伴随父亲在青瓦台接替母亲第一夫人处理政务已经五年的她,父亲的死去,无异乎头上的青天塌了。她不得不在九日丧之后,带着弟妹,再次回到生活的原点——新贵洞,他们入住总统府前居住的家。“看看新贵洞的寂静,仿佛是被丢在深山中一样孤单无助”,朴槿惠写到。

       而总统父亲,随之也受到媒体高墙一般坚硬生冷地大肆污蔑。独裁者、与异性私通、绑架排除异己等等。一时间铺天盖地而来,甚有大量父亲同党好友而为之。人性的伪善,对父亲于国家忠诚的玷污,让朴槿惠内心倍感凄凉与绝望。

       时针指向2006年5月20日。这是死亡与朴槿惠最接近的日子。那天她在一个十字路口帮首尔市长候选人进行拉票演讲登台时,一只夹着锋利刀片的黑手从她的脸颊划过,只差五毫米,就会割到颈动脉了。或是父母保佑,她人生的脚步,骤然止在了死亡的边缘。

       在一次又一次的绝望之地,朴槿惠的一次又一次的重生,原因是多重的,其中最根本的原因是缘于她对国家人民的热爱。母亲逝世后,她在青瓦台开始担任第一夫人角色,打理母亲生前主持的政务,五年内,她卓有成效地推动了大量民生工程建设,与基层人民已结下深厚友谊。在父亲逝世后,面对铺天盖地对父亲的否定和污蔑,她只短暂沉默,随即挺身而出。在她眼里,父亲除了大韩民国以外从没有任何私心,没有任何能容纳其他想法的缝隙。因此为了父亲的荣誉也是国家的荣誉,她站出来了,最终她成功挽回父亲的清誉,换回父亲在人们心中应有的威信。

       1997年,亚洲经济危机的爆发,把从青瓦台的阴霾之中走了出来并过上平静安逸生活的朴槿惠推了出来。她看到民生疾苦,国家飘摇,她决心要走“政治人朴槿惠”这条路,决心为大韩民国奉献余生。

       她选择了大国家党。她于1998年4月,当选了国会议员。2000年大国家党重组时,朴槿惠拒绝担任专门留给她的女性副总裁位置。她坚持要“选出职”而拒绝“指名职”,“指名职”不合她的政治理念,于是她毫不畏惧参与竞选。她成功后,发现不论是执政党还是在野党,党的总裁一个人握有包括公荐权在内的党内所有的决定权,导致党员注重总裁的脸色而不关注国民的冷暖。她要改革,从大国家党开始。她的主张,很快形同荒野的回音没人理会。她于2002年2月,退出了大国家党。2004年,国会总选开始前,大国家党由于不改革,支持率降到谷底,处于沉没危机之中。朴槿惠不顾终结自己国会议员政治生涯的政治风险,再次参与大国家党总裁的竞选,她说“我没有父母,也不会有任何的得与失了,这样的我想要为大国家党员奉献我的所有一切”。她成功后的第一件事,即向国民谢大国家党的罪,弃用原党部办公大楼,建立帐篷党会办公,归还属于国民的党产,绝不保护因贪腐而连累党誉的人......将改革主张一一付诸实施。她撤掉党总裁台上那把大椅子,让总裁改坐于议员中,议事的气氛和效率,一下子活了。作为总裁,她真的放弃了以前只有总裁握有的公荐权,结果选上的大国家党的比例代表,个个都是各领域的优秀专家。她始终认为公荐使政党成为党总裁的私党,改革政治,才是人民真心所盼!

       命运的跌宕,没有改变她在博学和游走中养成的处事的温婉以及对生命坚韧的坚守;她勇敢决然地参与政治,做政治人,并摇旗呐喊,大张旗鼓,不畏艰辛,身体力行,毫不为己,一心为民,锐意改革,展现了一个接近大龄一直如荷花般茕茕孑立的奇女子无私的爱国热忱!她为什么能在绝望中屡屡崛起,因其无私,无畏,且心藏大爱。如说她人生的目标,不是追求奢靡的生活,不是聚敛巨额的财富,不是追求顶级的权利,那是什么?是为社会奉献的人生!
在几十年岁月的峥嵘与宁静里,朴总统已收获了全世界人民对她的尊敬,现在已经可以说,朴槿惠将是永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