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文章

陆游诉衷情

文章来源:精忠门第网  |  发布日期:2011-07-22 13:51  |  浏览次数:1923

   陆游,字务观,号放翁,宋朝有名的爱国诗人。他以其卓越的诗才、强烈的爱国激情以及他与表妹唐婉的爱情悲剧而受到世人的推崇。
  陆游的青少年时代是在金人南侵、徽钦被掳、兵荒马乱、流离转徙的逃难中度过的。这段悲苦的逃难生活,在陆游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刻骨铭心的印象,并化作对入侵者的仇恨,这或许就是他终身主张驱逐金人收复失地的根源吧。
  陆游20岁的时候,风流倜傥、洒脱英俊,与舅舅家的女儿唐婉结婚了。唐婉是一个美丽的姑娘,对诗词也有相当的修养。相同的兴趣和爱好使他们婚后生活相当美满。可陆母偏偏不喜欢自己的侄女,逼着儿子把唐婉休了。陆游和唐婉不忍分离,但又迫于封建礼教和陆母的蛮横,只得忍气吞声,被迫分离。十年后,在一个嫩柳抽芽、丁香吐芳的春天,陆游出游故乡沈家花园,唐婉和后夫赵士程也不先不后地恰好来这里游玩。唐婉尽管再嫁,但他对陆游的旧情却依然是藕断丝连,愈久愈浓。当他看见陆游一个人孤零零地在那里徘徊,真是又惊又喜,含怨带愁,她告诉赵士程。赵士程也是一位文雅洒脱的人物,深知唐婉内心的痛苦,当下便按照唐婉的意思,叫家童给陆游送去一份酒肴并致意。陆游当然体会到了唐婉的一片深情。他含泪强吞苦酒,万千诗绪涌上心头。于是,他挥毫在一堵粉墙上写下了千古绝唱《釵头风》:“红酥手,黄滕酒,满园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邑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唐婉走过来,看到了这首《釵头风》,更是百感交集,回去以后,也和了一首。从此郁郁成疾,不久便去世了。
  世人都知这“沈园相会”的故事,却不知陆游与岳飞还有一段“情缘”。北宋灭亡后,陆游积极主张抗金复国,他与岳飞志同道合。一次,在杭州西湖与岳飞会晤时,两人都深感权奸卖国,抗金大业受制,前途黯然。共叙衷情后,他写给岳飞的《诉衷情》,表达了另一种情感:“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关河梦断何处?尘暗旧貂裘。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州”岳飞被害后,陆游非常气愤和痛苦,他又写了一首《无题》诗,表达了对岳飞的怀念和对卖国权奸的控诉:“公卿有党排宗泽,帷幄无人用岳飞。遗老不应忘此恨,亦逢汉节解沾衣。”
  陆游70多岁时,尽管辗转病榻多年,但执著坚贞的爱国情操弥坚。靖康耻未雪 ,失地未收复,这始终是他的遗憾,所以他在弥留之际,仍念念不忘地告诉自己的儿子:“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勿忘告乃翁。”
  诗人这些充满强烈爱国精神的泣血绝唱,曾激励了数不尽的爱国者,而诗人那愈挫愈坚、百折不回的执著精神,更是历代有志男儿的楷模。

                                  岳学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