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文章

毛泽东与《满江红》

文章来源:精忠门第网  |  发布日期:2012-01-14 12:17  |  浏览次数:4312

 

毛泽东与《满江红》

  一部抗金史,气吞山河;一曲《满江红》,震古烁今;一叶风波亭,天地含悲......尽忠报国,四海传颂!一代伟人毛泽就非常敬重岳飞的民族气节和文韬武略,一生常吟《满江红》。


                  情牵岳王庙


   在河南省汤阴县火车站内铁路线站台旁,竖立着两块纪念碑,一块是《岳忠武王故里》碑,一块是《毛泽东同志视察岳飞故里纪念》碑。这两块碑高耸在京广线汤阴火车站的铁路线旁,坐在南来北往的火车上都可以看见。
  1952111日,毛泽东主席视察黄河流域,在回京途中访问安阳,从新乡到安阳要穿越民族英雄岳飞的故里——汤阴站。
  毛泽东中途突然提出:到了汤阴站,我要下去看岳庙。这可急坏了负责安全保卫工作的罗瑞卿。因此事属临时决定,事先没有经罗瑞卿与地方政府联系做好保卫工作准备。
不到9点,专列进入汤阴站后,徐徐地停了下来。汤阴站台的东南方向,有一块歌颂岳飞的碑林,在这片碑林中,有个典雅的小亭子,亭子中央有一尊最高最大的碑叫《岳忠武王故里》——指路碑,为1942年汤阴县知事张直主持镌刻。
  毛泽东走上小亭,站在《岳忠武王故里》碑的正面,端详着这六个圆润、奔放的大字,微微点头称赞,而后匆匆转向碑的左侧,默读《七言律》,回首转向碑的右侧,少视镌刻经过,转向碑后停下脚步,观赏了片刻,然后小声念起了《岳忠武王故里》碑的碑文:宋岳飞,字鹏举,汤阴人,少负气节,深重寡言,家贫力学,好左氏春秋、孙武兵法……”
  虽然此碑高大且字迹多,年近60岁的毛泽东看起来很吃力,有时不得不停下来仔细辨认,但他还是耐心的一字一句地读完那篇文字优美、客观记述和评价岳飞的碑文。从毛泽东低沉缓慢的读文声中,随行人员感觉到了毛泽东对岳飞的敬佩和赞颂。碑的正文念完以后,毛泽东的眼神盯着被用锤子击在署名处的24个小坑,摇摇头遗憾地问当地公安局长:
   
“这八个立碑人的名字为什么都给打掉了?”
   
“他们都是汉奸,群众恨它们,才给打掉的”。
   
“汉奸想借岳飞给他自己扬名于世么,这是历史,不必打掉,留下来让他们做反面教员,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还是遗臭万年
这时,毛泽东主席在汤阴下车的消息不径而走,很快在汤阴火车站的外围汇聚了大量的群众求见毛泽东。罗瑞卿看到这种情况怕出意外,当即坚决阻止主席去岳庙的行程。毛主席说:“不去就不去吧,我听你的”。
     
上午9点多钟,汤阴县县长王庭文听说“车站有人召见”,匆忙赶来。毛泽东在询问了汤阴的一般情况后,向王庭文提出了他所关心的问题:“岳庙都有些啥子建筑?”王庭文详细介绍了岳庙的建筑群后说:“岳庙的碑碣石刻现在有近百块”。
     
“那里有岳飞的《满江红》吗?”毛泽东急切地问。
     
“有”
     
“你看过吗?”
     
“看过,看过,我还会背呢!”
     
“好啊,能让我听听吗?”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王庭文操着河北口音,很流畅地背诵起来。
    
“诸葛亮的《出师表》,你也会背吗?”
    
“会背”说着,王庭文又诵“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途崩殂……”。
    
“哈哈,你这个县长的脑子不错吗,背的很熟的,现在岳庙怎么样?还好吗?”
    
“战争年代,岳庙也遭到了破坏,解放后,我们拿出1500多公斤小米的费用维修了一下”。
    
“你们给人民办了一件好事”,毛泽东又说:“还应当搞些钱,把坏了的地方修一修,保持古庙的静穆才好”。说到这里,毛泽东又突然问道:“岳家有后代没有?现在表现怎样?”
    
“岳家有后代,表现也好”,王庭文继续说:“据我们所查,岳家一门忠孝,没有一个当汉奸的”。
    
“很好,很好”毛泽东赞扬地说:“岳飞是大好人,岳家又没有一个当汉奸的──都保持了岳飞的爱国主义气节,好!”

            

   清明献花圈 

 

    1954年春天,一个丽日朗照的上午,在杭州西湖刘庄的办公室里毛泽东按铃叫来浙江省公安厅厅长王芳。
    
“快到清明节了,是吗?”毛泽东若有所思的轻声问。
    
“主席,后天就是清明节”王芳赶紧回答。
    
“你知道以身许国,何事不敢为是谁的话吗?”毛泽东的声音很轻。
    
“这是宋朝民族英雄岳飞的名言”。
   
对于岳飞,王芳是很熟悉的。位于西湖北岸栖霞岭下的岳王墓,他不知去过多少次了,每参观一次,他都有一个新的感受且每次去他都要在岳飞草书的还我河山的巨匾前驻足深思,岳飞浴血沙场的英雄气概和收复河山的雄心壮志,曾无数次地激荡着他的心扉。今天主席很突然地问这干什么?王芳不由得想起了那个春风拂面、幽香阵阵的傍晚,他陪毛泽东主席在刘庄园内散步时的情景──
  毛泽东满脸不高兴地问:“王芳,你知道西湖边上有多少坟墓吗?”

“具体数字我说不清楚,反正到处是坟墓”

“是啊,我们这是与鬼为邻,成天与死人打交道。这些达官贵人们,活着时住深宅大院,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死了还要在西湖边上占去一块宝地,这怎么能行?”

“主席,你说怎么办好?”

“除了岳王墓等少数几个有代表性人物的坟墓外,其他的应该统统迁到别处去。西湖风景区应该成为劳动人民休息和游览的地方,不能让人们看到这里到处是坟堆、墓碑,这些真是太煞风景啊!”
       ……
       
想到这里,王芳猜测,莫非主席想在清明节去祭奠岳飞?
  “岳飞是中国历史上一个伟大的爱国英雄。公元十二世纪,女真族在北方建立了金国,金人不安心偏居北方,随着国力的增强,他们吞并宋朝的野心日益膨胀起来,并不断肆无忌惮地侵占和骚扰中原地区,面对国家山河破碎,百姓民不聊生,甚至生灵涂炭的悲惨景象,岳飞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他主动请缨提旅,率领英勇善战的岳家军,驰骋抗金前线,杀得金人弃盔丢甲,闻风丧胆,真是英勇无比啊!”
  毛泽东讲得深入浅出,王芳听得津津有味。片刻的沉默之后,王芳开了口:
     
“主席,人们用生铁铸成的秦桧夫妇的跪像至今仍然在岳飞坟前......
     
“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这对联写得真是入木三分!”毛泽东毫不掩饰心中的愤恨。
     
“王芳,岳飞的名词《满江红》你会背吗?”
     
“背不好。”王芳的山东口音较重,他怕毛泽东听不清楚,想推辞不背。
     
“你背背,试试看”毛泽东热情鼓励王芳。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王芳尽力用山东腔的普通话背诵着: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毛泽东也随着王芳的声音情不自禁地低吟着:“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这不同寻常的双人背诵,虽然语调不那么和谐,韵律不那么优美,但抒发出来的情感却是同样的深沉真切。背诵结束了,但他们两人都沉浸在《满江红》所创造的意境之中,岳飞那纵横捭阖、气势磅礴和收复山河、消灭敌人的决心,一次又一次地震撼了诗人毛泽东的心弦。
   
沉默,又是一阵沉默......
    
“王芳,这几天,长子[]给我安排的满满的,我有一事想托你办一下。”毛泽东打破沉默对王芳说。王芳当然知道这几天的工作安排,宪法的起草工作即将结束,许多重大问题还需毛泽东去处理,他的时间是以分秒计算的。
    
“主席,有什么事您说吧!”
   
“快到清明节了,按我们民族的习惯,清明节是祭奠先人的日子,请你替我给岳王坟献个花圈。”
  于是,当天下午,在岳王坟的花圈丛中,又增添了一枚制作精美但没有标明敬挽人姓名的花圈,这就是毛泽东主席托王芳厅长代为岳王坟献的花圈。                   

                                                            

       曲迎尼克松

 

     《湖南时报》19961214日转摘《北京青年报》1125日汪幸福的文章《岳飞的满江红最早谱曲产生于何时?》说,宋代民族英雄岳飞留下一首与日月同辉的名词《满江红》:“怒发冲冠,凭栏处......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千百年来,该词一直被人们广泛传诵,配上曲谱后,更加易于流传。那么,这首词的最早曲谱是何时何人创作的呢?讲到这件事时,要提到现代音乐史学家杨荫浏先生,“五四”运动前后,中国民主运动风起云涌,青年人反帝反封建的爱国热情特别高涨。当时,年轻的杨荫浏从清代乾隆11年(1746年)编辑出版的《九宫大成》中,选用了元代萨都刺一首词《念奴娇·金陵怀古》的曲谱,经加工改编,为岳飞的《满江红》谱了曲,刊登在《北京大学学报》上,该曲谱已带上明显的时代色彩,很快在民众中传唱开来,一批又一批的爱国青年,唱着这个曲子奔赴抗日前线,奋勇杀敌,收复国土。
  然而,据杨荫浏在70年代披露,最早为岳飞的《满江红》谱曲的乃是清朝乾隆年间的王善。王善的《冶心齐学简要》中,刊有《满江红》曲谱并附有岳飞的词。毛泽东很喜欢这个曲子。他晚年摘除眼角膜的白内障时,就是在艺术家岳美缇(岳飞的第27世裔孙)演唱的《满江红》歌声中接受手术治疗的。岳美缇演唱的是王善的曲谱。1975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毛泽东在招待他的晚会上,就是用的岳飞的《满江红》曲谱。


  襟内常怀金牌恨,病中怒唱《满江红》。198812月第51期《每周文摘》以《毛泽东病中勤读书》为题,引证新版《毛主席的书房》介绍说,毛泽东生前最大的爱好就是读书。他晚年体弱多病,病中仍然手不释卷。1975年秋天的一个晚上,毛泽东在书房里,用手拍着桌子,铿锵有力,贯注自己的激情,高声吟唱民族英雄岳飞的《满江红》:“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眼望,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悲壮的吟唱抒发出他暮年仍然忧国忧民,珍惜时间,早日完成祖国统一大业的深切情怀。
  是的,完成祖国统一大业,是中华民族义不容辞的历史使命,海峡两岸骨肉团聚更是大势所趋。目前,以岳福洪、岳世鑫、岳宣义、岳喜翠、岳惠来、岳久成为代表的近百万岳飞后裔,秉承祖训,爱我中华,在海峡两岸乃至世界各地的各条战线上,恪尽职守,奋勇开拓,为祖国的更加繁荣强盛,为早日完成祖国统一大业做出积极的贡献,为《满江红》的尽忠报国再谱华章!

       

       注:长子即罗瑞卿,长在此时读“常”音,罗瑞卿因个子高,党内俗称“罗长子”,解放初任公安部长负责毛泽东的安全。

 

                                                               岳瑞霞